美高梅棋牌游戏平台网站-澳门美高梅4858.com
做最好的网站

您的位置:美高梅棋牌游戏 > 美高梅棋牌游戏 > 李济运听田家永说到人是人非,李济运说

李济运听田家永说到人是人非,李济运说

发布时间:2019-11-01 15:35编辑:美高梅棋牌游戏浏览(118)

    毛云生说:“没有精神病又能如何?” 李济运刚才黑着的脸是生气,现在同样颜色的脸是震惊了。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结果,甚至是他必须做到的结果。真的做到了,他不敢面对。他没有脸面再恨毛云生滑头,也没有胆量感谢他做好了工作。他只说:“辛苦你了,毛局长。” 没想到毛云生突然哭了起来,李济运吓得不知所措。他想给毛云生倒茶,却发现没有开水。他打了水烧上,坐下劝慰毛云生。他不知毛云生到底哭什么,劝慰起来就不着边际。 毛云生欷歔良久,说:“李主任,我实在忍不住了。眼看着过去的老朋友、老熟人,明知道他没有精神病,我要昧着良心把他送进去!他俩都骂我断子绝孙,我不敢回骂他俩半句。” 水烧开了,李济运倒了茶,说:“云生兄,你受委屈了。” 毛云生喝了几口茶,说:“不是委屈不委屈的事,是良心上过不去。想想怎么对他们家里人交待?老舒老婆在牢里倒好说,他女儿怎么受得了?还有老刘家里的人。” 这些后遗症,李济运早想到了。已经容不得再哭哭啼啼,必须考虑怎么应付新的麻烦。“手续都齐全吗?”李济运问。 毛云生冷冷一笑,说:“手续!什么假不可以造!” “医院可以这么不严肃?”李济运说。 毛云生抬眼望着李济运,就像突然遇见了生人。他望得李济运脸上的皮都发硬了,才说:“生意!医院只要生意!只要医院忙得过来,你把整个乌柚县划为疯人院他们都愿意。可是我们还有脸指责人家医院吗?” 李济运满心羞愧,却无从辩白。他不能说自己同刘星明争吵过,更不能说明阳和朱芝都反对这么做。他要维护班子的团结,这是他必须坚持的。何况这些话传到刘星明耳朵里去,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 毛云生说:“李主任,我打您电话不通,只好把处理情况直接向刘书记汇报了。刘书记说,明天上午在家的常委开个会,由您通报情况。他们几个人都回去了,我是专门留下来等您的。” 朱师傅今晚喝了酒,李济运有些担心。他自己的酒早就醒了,便想路上两人换着开。他叫朱师傅退了房,说自己来开车。朱师傅只道没事,一定保证领导安全。上了车,李济运见朱师傅真的醒了酒,才放心让他开车,只是嘱咐他慢些。 一路上没人说话。李济运闭着眼睛假装养神,内心却充满悲凉和愤怒。他明天摆在桌面上汇报,必须假话真讲,振振有词。他得出示舒泽光和刘大亮病历复印件,常委会将有详细记录。经过这套程序,舒刘二人入院,就被集体认可了。今后查阅白纸黑字,舒刘二人就是李济运送进精神病医院的。李济运看穿了这个圈套,也只得往里面钻。 十九 刘星明在常委会上专门说过,舒泽光和刘大亮的家属不得去医院探望。他俩的病情很特殊,容易鼓动家属闹事。等他俩的病好了,自会让他俩出院。 毛云生背后为舒刘二人哭泣过,明里却要同他们家人吵架。舒泽光的女儿舒芳芳回到县里,说要把毛云生告到法庭上去。刘大亮家的人跑到信访局,差点儿把毛云生打了。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,两家人闹事都平息下去了。舒泽光和刘大亮便在精神病医院住着,尽管外头的说法沸沸扬扬。 乌柚在线又很热闹了,不断有人发帖子,说舒刘二人进疯人院,纯属政治迫害。李济运在网上挨骂,他几乎成了刽子手。贺飞龙真成了县长助理,市委文件已经下来了。贺飞龙的运气真是好,他升官居然没有引起人们太大关注。街谈巷议的是舒刘二人成了精神病,网上说这事儿的帖子屡删屡贴。 逼近深冬,越来越冷。很快就要过春节了。李济运突然听到消息,市委领导有了重大变化。市委龙书记上调了,王市长继任书记。田副书记调省交通厅当副厅长。李济运隐约觉得不祥,他知道田副书记同王市长关系微妙。田副书记平时总是把龙书记同王市长并提,可谓用心良苦。曾听说田副书记的副字将去掉,王市长仍原位不动。可现在王市长成了王书记,田副书记就走人了。看来,平时民间的传闻,并非全无道理。 李济运觉得应该去看看田副书记,却不能让县里其他领导知道。谁都知道他是田家永的得意门生,这种印象今后要慢慢淡化。没想到朱芝打电话给他,也说到田副书记上调的事。他略略犹豫,告诉她想去看看老领导。朱芝也说想去看看,不如一同去。李济运不便劝她不去,说那就一同去走走吧。 李济运编了个理由,拿了朱师傅汽车钥匙。吃过晚饭,他约朱芝出门。他自己开车,带着朱芝赴漓州去。李济运平时不太开车,但车技还过得去。今天却格外小心,几乎有些紧张。他心里隐隐地有种不好的想象,假如汽车在路上出了事故,传出的肯定是桃色新闻。他便开得很慢,朱芝说他是开老爷车。 敲开田副书记家门,热情地握手一番。坐了下来,田家永便说:“济运你不听话,电话里我说得好好的,叫你不要来。你自己来了还不说,还连累人家小朱!” 朱芝忙说:“田书记,我当然要来看您!我同济运一样,对您非常敬重!” 气氛自是乐融融的,但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。看望只是个意思,不过带了些烟酒之类。时间差不多了,两人就起身告辞。田家永一手拉着李济运,一手拉着朱芝,笑道:“你俩好好干。我调走了,又不是犯错误。我关照得了的地方,自会说话的。局面可能会有些变化。小朱,市委宣传部长会从上面派来,骆部长接我任副书记。” 朱芝问:“知道部长是哪里来的吗?” 田家永说:“你们应该认识,原来在《中国法制时报》,叫成鄂渝。” “他?”朱芝惊得脸色发白。她望望李济运,嘴都合不拢了。李济运微微摇头,示意她不要说什么。 田家永似乎看出什么意思,说:“此人来历蹊跷,背景神秘。他原来是《中国法制时报》驻省记者站站长,也是个副厅级干部。副厅级干部任市委宣传部长,也只是平调。但他到底是跨行业安排,非特别能量做不到。” 从田副书记家出来,朱芝走到黑暗的树阴下,忙抓住李济运的肩,说:“老兄,我支持不住了,脚有些发软。” 李济运扶了她,说:“不要怕,老妹,天塌不下来的。” 车在路上默默开着,朱芝突然说:“哥,停下来吧,我不敢往前走了。” 听朱芝喊声哥,李济运心头一热,慢慢把车靠了边。朱芝扑进他的怀里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李济运撩着她的头发,轻轻吻了吻她的头,说:“老妹,不要怕,真的不要怕。他敢怎样?” 朱芝摇摇头,说:“不,不!我确实是怕,我是个强撑着的小女人。我感觉更深的是痛苦,愤怒!他是什么人呀?居然就市委常委了!别人来演戏我不管,我不了解他们。他成鄂渝,一个流氓无赖啊!” 李济运搂着朱芝,任她哭泣和诉说。他自己何尝不愤慨?人在官场再怎么也得演演戏,那成鄂渝却是连戏都懒得演的人。李济运自己也得罪了成鄂渝,但朱芝是直接同他对着干的。天知道姓成的会怎么对付朱芝?如果有机会下手,成鄂渝对他也不会客气。 朱芝瘫软在李济运怀里,说:“我不敢往前走了,我怕。” 李济运听她话的意思是多重的,却只愿意理解她的字面,说:“不怕,我把你座位调好,你安心躺着,一会儿就到家了。” “不,今晚我不想回去了。”朱芝把他的手紧紧地捏了捏,又软了下去。 李济运犹豫片刻,说:“好,住一晚再走吧。” 掉转车头,李济运没去市委宾馆,怕在那里碰着熟人。他另外找了家酒店,却仍是谨慎,说:“你先在车上等着,我去开房。车钥匙你拿着。” 李济运开了两间房,上楼一看正是门对门。他先打了家里电话,说田副书记留他说话,太晚了就不回来了。他再打朱芝电话,却是忙音。估计她也在同家里打电话。过会儿,李济运再打过去,告诉朱芝房间号。 他把门敞敞地打开,坐在沙发上。朱芝进来了,顺手关了门。他让朱芝坐下来,自己去烧水。他从卫生间出来,见朱芝半躺在沙发上,眼睛紧紧地闭着。他不去惊动她,想让她安静安静。水很快开了,他倒了杯茶,说:“老妹,我就在对面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 朱芝睁开眼睛,望着他摇头。李济运坐下,她就靠了过来,轻声说:“哥,给我力量吧,我要垮下去了。” 李济运问:“骆部长对你还行吗?” “他是骆副书记了。”朱芝说,“骆副书记对我很不错的。他是个很正派的领导,能力也强。” 李济运想了想,说:“我明天一早赶回去,你不要回去。你去拜访一下骆副书记。” “平白无故,拜访什么?”朱芝说。 李济运说:“这个还用我说?你只有同骆副书记走得更近些,才能保护自己。成鄂渝新来乍到,不敢同骆副书记作对的。” “骆副书记对我的工作一向满意,真有什么事我敢找他当面汇报。”朱芝身子靠得更紧了,“好冷。” 李济运说:“我看看空调。”他起身调高了空调温度,抬手试试风量。回头看时,朱芝目光里似有几丝幽怨。他坐下来,拉着她的手说:“你要讲策略。从今天开始,没人提起成鄂渝,你半字不提。只要有人提起,你就说同他很熟,就说成部长很有能力,人很讲感情。你要把他的好话说尽。你明天去见骆副书记,如果他提到成鄂渝,你也要说他的好。” “我还没说要去见骆副书记哩。” 李济运盯着朱芝,说:“别傻了,你要去!你是去汇报工作也好,随便去看看也好,反正要去。你要装作不知道他要当副书记了,毕竟还没有正式下文。” 朱芝说:“哥,抱我,我有些六神无主。” 李济运抱抱她,又松了手。朱芝说:“抱紧,别松开。”李济运抱紧了朱芝,心里隐隐作痛。他想这样的女人,应该让男人好好疼着,出来混什么官场啊! 朱芝轻声说:“哥,让你抱着,我好安心的。” “好,那我就抱着你。”李济运像哄小孩瞌睡,轻轻拍打她的肩膀。 凌晨,李济运伏在床头深深地吻了朱芝,说:“我走了。你按我们说好的去做,骆部长是个好人。” 朱芝伸出双臂,缠着他的脖子。李济运也有些不想走了,真恨不能失踪几天。他的身子想慢慢离开,嘴却像粘住了似的拉不开。朱芝终于放开他,说:“路上小心,慢慢地开。” 李济运拿被子捂紧朱芝双肩,说:“昨晚你没怎么睡,好好睡个觉,九十点出门都不迟。” “你也没睡,开车一定小心。”朱芝又伸出手来,摸摸李济运的脸。 李济运把她的手塞进被窝,说:“我真走了。” 他不敢再回头,叹息着往门口走。走到门厅拐角,他还是忍不住回了头。朱芝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他看不见她的脸。他稍稍迟疑,终于出门走了。 李济运一路上想着朱芝,眼眶里总是发酸。车里倒是暖暖的,外头却是寒风呼啸。他很想有个荒原可以呐喊,任寒风吹得浑身麻木。 回到乌柚,刚是上班时间。没人知道他去了漓州,他把车钥匙给了朱师傅。中午回家里,舒瑾免不了说几句。她不再是园长,上班想去就去。也没有新任命园长,副园长主持工作。幼儿园就传出说法,说是只等风声过去,舒瑾仍要官复原职。 第二日,李济运到办公室没多久,朱芝敲门进来了。她笑了笑,脸突然红了,不敢望人。李济运也觉得脸上发烧,却只作没事似的,问她:“见到了吗?” 朱芝说:“见到了。我说有亲戚看病,要我帮着找专家。我说来看看骆部长,又把部里工作简单汇报了。骆部长请我吃午饭,部里还有几位作陪。” 李济运笑道:“那好啊,你在骆部长面前很有面子嘛。” “哪里,县里部长去了,骆部长有空都请吃饭的。”朱芝说,“部里有人给骆部长敬酒,说了祝贺的话,事情就说开了。我只当才知道这事,忙敬他的酒。” 李济运问:“说到那个人吗?” 朱芝说:“自然就说到了。骆部长就说,新来的成部长是个大才子。” 李济运冷冷一笑,说:“不知道骆部长真了解他,还是说的场面上的话?” 朱芝摇头道:“骆部长是个厚道人,他只会说好话。” 办公室没有空调,取暖用的是电暖炉。李济运把电暖炉从办公桌下移出来,放在朱芝的脚边。朱芝说:“你烟要少抽。” 李济运把烟灭了,坐回到办公桌前,说:“下面看得严肃的干部人事安排,不过是上面某某领导一个招呼。算了,不说了。我俩从现在起,都要把心理调整过来。他是位德才兼备的领导,我们要尊重他。” 朱芝苦笑道:“我想的却是,官也得有官态官样儿,他那副德行,怎么看也不像领导啊!” 李济运也笑了起来,说:“我们就不必操心他像不像领导了。是猴子你给他根棍子,就像齐天大圣!” 于先奉伸了个脑袋进来,说:“哦,朱部长在这里,我等会再来。” 朱芝站起来,说:“我们说完了,于主任你来吧。” 朱芝上楼去了,李济运问:“老于,有事吗?” 于先奉说:“没事。知道吗?听说市委领导有变动。” 李济运装糊涂:“我没听说。” 于先奉就愈加兴奋,就像他自己升了官,说:“田副书记调省交通厅,骆部长接任副书记。谁来当宣传部长您知道吗?” 李济运说:“别卖关子,你说吧。” 于先奉说:“打死你都不相信。” 李济运笑笑,说:“是你吗?” 于先奉摇头而笑:“李主任开我玩笑!告诉你,就是《中国法制时报》那个成记者!” 李济运笑道:“没什么奇怪呀?成记者是多年的副厅级干部,又长期在新闻战线工作,有名的大才子,算是内行领导。” 于先奉的脸立即红得像猴子屁股,差不多要结巴了:“那当然,那当然。” 几天之后,局势完全明朗了。成鄂渝正式到任,朱芝接到通知去漓州开会。她跟李济运说,心里有障碍,想请假算了。李济运说万万请不得假,必须装作什么事也没有,高高兴兴去开会。“你见了他,就像见了老领导似的,主动伸手过去同他握手。”李济运说。 朱芝说:“我怎么做得到!我是打心眼里厌恶他!” 李济运一听急了,说:“克服,你一定要克服!” 会议只有半天,朱芝第二天就回来了。她先天晚上就发了短信给李济运:一切正常,出乎意料。第二天中午,李济运同朱芝在梅园宾馆都有饭局。等客人的时候,两人站在大堂角落里说话。看上去像商量工作,也没人近前去听。朱芝说:“他先伸过手来,热情得不得了,说小朱部长可是漓州宣传战线的形象代言人啊!他拉着我的手,回头对骆书记说,我到漓州来工作,有个很好的基础,就是同朱部长这批县市宣传部长都熟悉!” “你脸没有红吧?”李济运微笑着望着朱芝。 朱芝说:“胸口不争气地跳,脸好像没有红。我还算做得大方,没有失措表现。会议很简单,一是细化和落实全省宣传工作会议精神,二是骆书记同成鄂渝交接工作,三是成鄂渝同宣传口见面。” 李济运说:“我就说嘛,怕什么?反正要过这关的。” 朱芝说:“我就不明白,他身上那股流氓气、无赖气,居然看不见了。说起话来有板有眼,坐在主席台上也人模人样。我发现他还很适合演个宣传部长。” “演个宣传部长!哈哈哈!”李济运忍不住笑了起来。 朱芝又说:“我给他敬酒,他居然跟骆书记说,小朱部长同媒体处理关系很有经验,可谓有礼有节,不失原则。我做记者时,就碰过她的钉子!他说到这话,我脸上直发烧,幸好喝了酒看不出来。他说屁股决定脑袋,这是中国国情。他说我做记者是舆论监督的立场,现在是宣传部长的立场。小朱部长,我应该敬您!” “你还说他没有流氓气和无赖气了,这不就是吗?”李济运说。 朱芝摇头道:“不不,人家可是落落大方!” “他不落落大方,几十年白活了。”李济运说。 朱芝说:“骆书记真好,他后来专门把成鄂渝拉到一边,让我过去敬酒,尽说我的好话。” 李济运笑道:“你要改口了,别老直呼他的名字!你无论哪个场合提到他,都得说成部长!” 朱芝回头望望总台,说:“几个月前,他在这里对着总台服务员发威,大失体面。今天他要是再出现在这里,我们就得恭恭敬敬。” “真像演戏!”李济运说,“同一个演员,只是换了套行头,就重新粉墨登场。” 朱达云进来了,远远地朝这边点头。朱芝说:“成鄂渝,不不,成部长让我带了两条烟,送给朱达云的。” “他怎么平白无故给朱达云送烟?”李济运望着朱达云笑,轻声说,“对,想起来了。上回他在乌柚碰钉子,朱达云派车送他回省城。老妹,说明你们成部长对那事耿耿于怀。” 朱芝朝朱达云招手,等他走近了,就说:“朱主任,市委宣传部成部长带了两条中华烟给你,在我车里。” 朱达云的脸突然涨得通红,语无伦次起来:“啊,啊,成成部长,他太太太客气了。” 李济运就开他玩笑:“不是成部长太太送的,成部长送的!” 朱达云自嘲道:“领导送东西我都会激动,李主任不信你送我两条烟试试,我也会结巴的。” 李济运和朱芝要陪不同的客人,各自进包厢去。李济运同她刚刚分手,就收到她的短信:少喝酒!李济运心里暖暖的,回道:听你的。 二十 离过年还有几天,李济运带队往省里去拜年。今年拜年的名单上多了两个人,一个是田家永,一个是成鄂渝。田家永的家已搬到省城,成鄂渝的家不可能搬到漓州去。朱达云和有关部门领导也同去,各自对口拜年。乌柚县上去拜年,必备的礼物就是乌柚。朱芝打电话给成鄂渝,说想去成部长家拜年。成鄂渝说谢谢了,乌柚嘛下次到县里来好好吃。朱芝一听,便知道他并不欢迎。李济运说那就算了,意思到了就行了。可是,朱达云却上成家拜了年,他说成部长本来在漓州,专门赶回来请他吃了饭。 李济运和朱芝只去那些重要领导家里,有些领导多是县里各部门自己去。他俩就呆在宾馆坐镇指挥,或约要好的朋友吃饭。李济运见朱达云眉飞色舞,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分。他私下叫朱芝小心成鄂渝,看来他心里定是记着仇的。朱芝说她也想开了,本来就是刀俎鱼肉间事,只看到时候如何对付吧。“真的,要不是家里三亲六眷都靠着我,真不想干了!”朱芝说起这话,有些淡淡的哀伤。李济运心里却想,朱芝本不该对他这么好的。他算什么呢?他实在看不出自己身上,有什么东西值得朱芝看重。他把这心思说了出来,朱芝说:“我看身边这些男人,个个都是权欲、利欲之徒,他们可以不择手段往上爬。他们把粗鲁当豪爽,把野蛮当胆量,把私欲当理想,我看着就鄙视!”李济运听着很羞惭,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个高尚的人,他的善良只是懦弱。又想朱芝这种心境,很不利在官场走下去。他没有坦露自己,也没有点破朱芝。 不过,李济运仔细想想,似乎成鄂渝又不能奈朱芝何。成鄂渝能整朱芝,也就能整他李济运。他俩都把成鄂渝得罪了。一个市委宣传部长,决定不了县里领导的命运。可转念一想,成鄂渝到底是个无赖,背后又有那么大的后台,他会不会作怪,就很难说了。他若在常委会上说硬话,别人看到的是他背后的人。光凭他自己,只能管管分内的事。李济运把这些话同朱芝说了,她仍是那句话:管他哩,相机行事吧。 田家永家李济运和朱芝当天就去了,还把田副厅长请出来吃了饭。田副厅长带了人去,不准李济运他们埋单。李济运同朱芝请客就只是名义,老领导真是太给面子了。乌柚老乡吃饭,刘克强多半会到场。他自己不太请客,毕竟只是个处长。刘克强倒是个很客气的人,每次都争着说要请客。大家都很体谅,不会要他请客。 吃过晚饭,李朱二人要送田副厅长回去。田副厅长却余兴未了,一定要去酒店看看。他今天多喝了几杯酒,可能有话想说。反正是老乡聊天,刘克强也去了。大家一同回了酒店,进了李济运的房间。朱芝就笑着道,她要不要回避。田家永请她坐下,说你又不是外人。话多是田家永说,刘克强、李济运、朱芝只是点头。田家永虽有些醉意,说话仍是滴水不漏。但听他多说几句,仍可觉出某些牢骚。只是说到乌柚几个人,田家永话就直露。他说李非凡是看错了,此人野心太大,又不听招呼。明阳没有看错,但他性子太直。田家永没有提到刘星明,他似乎故意回避说到这个人。 李济运听田家永说到人是人非,忍不住望望刘克强。乌柚县的领导来省里,多会找找刘克强。田家永说到的人,刘克强都是认识的,碰面了都是好友相待。田家永似乎也看出来了,便说:“克强,县里领导你都认识,我也不怕在这里说。”刘克强就笑笑,说:“小刘心里有谱。” 田家永话说得差不多了,起身回家。司机在下面等着,田家永说:“刘处长来车了吗?坐我的车吧。” 李济运忙说:“田厅长您先回去休息,刘处长我们送。” 送走田家永,三个年轻人再坐了会儿。朱芝笑笑,说:“看来田厅长对他的安排是很有意见的。” 刘克强说:“官场就是这样,再怎么风光,总有失势的时候。田厅长当年在漓州,多威风!到了省厅,有人就说他笑话。” “不至于吧?”李济运说。 刘克强说:“过去有个段子,在省城里流行好多年了。田厅长调到省里,有人就把这个段子 编在他身上。” 朱芝好奇,问:“什么段子呀?” 刘克强说:“说是田副厅长要调到省里来了,手续都还没有办完,他乘车经过家乡的大桥,突然叫司机停车。司机觉得奇怪,这座大桥可是禁止停车的呀?可领导叫停,那就停吧!田副厅长披着军大衣,缓缓地下了车。夜幕刚刚降临,他一手叉在腰间,一手抚摸栏杆,远望万家灯火,饱含深情地说,家乡的变化真大呀!听这故事的人都会爆笑。说是田家永知道自己荣调省里,这可是人生重大转折,日后必定衣锦还乡。他有些情不自禁,就把多年以后的风光,偷偷儿提前预演了。一听就是有人故意臭他的。” 李济运和朱芝早大笑不止,只说编这故事的人也太损了。李济运好不容易收住了笑,说:“太搞笑了!但明显是瞎编,故意笑话我们田书记。他到省里来没有半点荣调的感觉,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?” 刘克强也说:“当然是瞎编的。这个故事被安在省里很多干部身上,谁也不认账,都只当玩笑。听起来也确实像虚构的故事,情节和台词太像中国电影。通常那种老将军戎马倥偬大半辈子,晚年回到故里会有这般感叹。八十年代以前的中国电影里的老将军,多是这个样子。” 说完这个笑话,李济运就送刘克强回去。也没有喊朱师傅,李济运自己开车去送。朱芝也说去送送,三个人一起下楼。省委院子就在宾馆隔壁,只是院子太大了,走到家属区不太方便。送了刘克强回来,李济运开着车,又在省委大院里兜了几圈。朱芝有些感叹,说:“老兄,平常人做官做到田家永这样子,也够可以的了吧?到头来免不了失意。唉,真没意思。”李济运也是感慨,却故意宽慰朱芝:“你可不能这样想啊!你是常委里面最年轻的,你得有上进心!” 拜完了年,李济运和朱芝赶回乌柚去。没想到半路上得知县里出了矿难,常委们要紧急开会。路上信号不好,只听说有个煤矿穿水,二十三个人淹在里头了。李济运问了问矿名,听说桃花溪煤矿,脸色顿时发白。原来出事的煤矿正是他堂兄李济发家的。桃花溪煤矿的所有证照自然都是李济发的弟弟旺坨,但谁都知道真正的老板是谁。李济运暗自担心,怕事故会扯出别的事来。 李济运同朱芝直接赶到会场,会议早已经开始了。李济运坐下来,听刘星明正在讲话,看来像是最后拍板:“一是救人,尽快组织人员和器械到位,技术上有难度的马上向上级汇报;二是控制住有关责任人,不能让他们溜之大吉;三是尽快查明事故原因;四是清查煤矿有关证照,看是否属非法开采;五是做好家属工作,防止出现群众上访闹事。”刘星明谈完这些意见,就是分工。李济运负责做遇难矿工家属工作,具体工作部门是信访局、公安局,相关部门抽调干部参加。朱芝负责把住舆论关,严防有人趁机混淆视听。 李济运发了言,他喊应了周应龙和毛云生,说:“我们这个组不能坐等遇难者家属上门来,我们要马上下去。先回去吃晚饭,晚上八点钟开个会,研究方案,明天一早下矿山去。”煤矿所在的乡也叫桃花溪乡,乡政府的宋乡长也来了。李济运请他马上回去做工作,别让老百姓明天大早就到县里来。 今天是元月二十日,这次矿难被称作“1·20矿难”。 散会时,李济运猛然看见了李济发,便过去问:“你怎么还在这里开会?” 李济发说:“我还能在哪里?” 李济运明白他的意思,他这时候不能在矿山,他又不是矿主,李济旺才是矿主。“发哥,你自己要稳住些,不能把自己扯进去。”李济运轻声说。 李济发望望这个堂弟,眼眶突然红了,说:“天意,都是天意。明天就要放假,今天就出事了!” 李济运问:“初步原因你知道吗?” 李济发说:“出事的是我们矿,责任是在贺飞龙的乌竹坳矿。两家矿紧挨着,约定好安全煤柱不能动,他们偷偷地挖,终于就穿水了。” 李济运说:“照理说他们挖穿的,应该淹他们矿呀?”

    朱芝推门进来,李济运正在打电话:“对对,传达市委重要指示精神。我也不清楚,精神在市委领导脑子里。” 李济运放下电话,朱芝把门反锁了,抱着他就吻了起来。李济运缓过气来,说:“老妹,你把门打开,我电话没打完。” 朱芝笑笑,过去开了门。李济运继续打电话,都只说传达市委重要精神。李非凡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问:“全体常委都到会吗?” 李济运笑笑,说:“常委会,当然是全体常 委都到会。”李非凡又说:“我是列席会议,就请假吧。”李济运说:“李主任,今天会议非常重要, 不可以请假。”李非凡故意挑刺:“济运老弟,到底是什么事你都不知道,怎么知道非常重要呢?”李济运又只好笑笑,说:“李主任,您是老 领导,我只能按领导原话通知。”“哪位领导的原话?”李非凡抓住不放。李济运只好虚与委蛇,说:“市委骆副书记 的原话。”李非凡一听惊了,说:“啊?我明白了!但是,真的吗?”李济运估计李非凡猜到了,便说:“电话里不说吧,你到会就知道了。”放下电话,李济运说:“这个李非凡,真是不平凡。”通知完了,朱芝问:“哥,奇迹是怎么发生的?” 李济运靠在椅背上叹息:“算奇迹吗?” 朱芝笑笑,说:“也是,算什么奇迹呢?我见有个老人家看报纸,读一篇贪官下台的报道,就说,这些当官的,每人发一包老鼠药算了!我听着哭笑不得,就想真每人发一包老鼠药,哥你冤枉了,我也冤枉了。” 李济运嘿嘿一笑,说:“我俩说着说着就偷换概念了。你问的奇迹是怎么就把刘弄下来了,我说的是倒个县委书记不稀罕,倒谁都不稀罕。” 李济运不回去吃饭,朱芝也不说回去。两个人坐到快八点,一同进了会议室。明阳早就到了,一个人心事重重的样子。他望见李济运和朱芝,笑道:“你俩可是比翼双飞啊!” 明阳从来不开玩笑的,朱芝脸就红了,说:“明县长也幽默起来了。” 明阳笑笑,问李济运:“都通知到了吗?” 李济运说:“都通知了。” 明阳说:“你俩打打招呼,我去接接骆副书记。” 明阳出去了,常委们陆续进来。李非凡和吴德满也到了。李非凡过来握手,轻声问:“真的?” 李济运说:“真的。” 李非凡紧紧地握了他的手,说:“那还干吗那么神秘!” 李济运说:“这事只能由骆副书记宣布。” 李非凡拍拍他的肩膀,玩笑道:“济运倒是很讲纪律啊!” 李济运没有安排工作人员,自己亲自倒茶。朱芝就去帮忙,有人就开玩笑,说他俩是常委中的金童玉女。朱芝便自嘲说,有这么老的玉女吗?常委们好像都感觉到了异样,目光老在会议室里搜索,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。 听到会议室外有声响,常委们都把目光转了过去。骆副书记进来了,明阳跟在后面。明阳没有按惯例鼓掌,里面也没有掌声。骆副书记握了一圈手,明阳恭请他坐下。骆副书记握手时是微笑的,坐下之后脸色就严肃了。他示意明阳:开始吧。 明阳说:“骆书记风尘仆仆赶来,是要传达市委一个重要指示精神。下面请骆书记讲话。” 大家都像受了暗示,没有人鼓掌欢迎。骆副书记说:“同志们,明阳同志刚才说到我时,省去了一个副字。我今天要传达的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,我们就一切按规矩办吧。我是市委副书记,受市委和王书记委托,向同志们宣布,乌柚县原县委书记刘星明同志,因涉嫌严重经济问题和其他重大违纪问题,市委决定该同志停职接受调查。” 骆副书记的话,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,没有任何回力。所有人都木木地坐着,听骆副书记继续讲下去:“市委将尽快就乌柚班子作重新安排,在此之前由明阳同志负责全面工作。” 骆副书记传达精神很干脆,估计都是市委决议的原话。他眼看着说完了,又长叹一声,道:“同志们,刚才传达的是市委指示精神。下面还讲几句,算是我个人的感受。今天是四月一日,西方人过的愚人节。我真希望发生的事情,只是一个愚人节玩笑呀!刘星明同志走到这步,我很痛心。我不愿意看到任何同志出问题。培养一个干部,不容易!一个人的成功,不容易!一个家庭的幸福,不容易!可是,就因为不自律,就因为贪婪之心,把一切都毁了!”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,乌柚县副科以上干部,全部集中在梅园宾馆。会议室一片哄闹声,看来消息早已传开。主席台上居然没人,就像疑有伏兵的空谷。不时有人引颈而望,似乎害怕出现某种怪物。 终于,明阳领着骆副书记上了主席台。明阳走到台前,同下面前排的人打招呼。前排的人都摇着手,谁也没有站起来。前排坐着的是其他县级领导,他们都不愿意上去。 宽大的主席台上,只坐着骆副书记和明县长,明显地有些孤独。他俩相视点头,表示可以开始了。明阳拍拍话筒,场面就静下来了。明阳的开场白很简短,只说下面请市委骆副书记传达市委重要指示。他同样也没鼓掌,下面也没有掌声。 骆副书记先讲的几句话,同昨晚在常委会上讲的只字不差。讲完那些话,骆副书记又讲了一个小时。大意是统一认识,安定人心。说绝不能因为一人一事,就全面否定乌柚县的干部队伍。他说了很多严厉的话,却不再点刘星明名字。毕竟还是正在调查中的事,他不会把话说得太过了。 散会时已是中午,中饭还是要吃的。但大家似乎都没有兴致,明阳拉住了李非凡和吴德满,请他俩留下来陪骆副书记。李济运是跑不脱的,他是必须陪的。朱芝被骆副书记自己叫住了,玩笑说:“小朱,我不当你的部长,你饭也不陪我吃了?” 朱芝笑道:“骆书记真会批评人!我想赖着吃饭,怕您不赏饭吃!” 李济运突然瞟见贺飞龙,只见他正要走不走的,想让人留他吃饭似的。李济运装作没看见,请骆副书记进餐厅。心想贺飞龙为什么在这里游荡?突然想起,他早已是县长助理,今天被通知来开会。 餐桌上,谁都不提刘星明的事。又毕竟有这事堵在心里,酒就喝得不尽兴。彼此敬酒都是只尽礼节,没有霸蛮劝酒。午饭不到一小时就用完了,骆副书记告辞回去。 二十三 没几天,乌柚人都知道是谁检举了刘星明。传言自有很多演义成分,有些细节很像小说家言。说是本来刘星明的后台很硬,但乌柚县全体班子要集体辞职,那个后台就不敢保他了。他的后台是谁又有很多个版本,市委王书记和成省长都被说到了。但检举人却是一个版本,都清楚是哪四个人。 乌柚凡有大事,民间都会流传段子。这回刘星明出事了,乌柚人就说县里四大家,原来是三吃一。三吃一是扑克牌的打法,全国都很流行,各地规则有异。乌柚有自己的打法,此处不去详述。乌柚人把刘星明时代叫做三吃一,说的是人大、政府、政协都同县委书记对着干。比喻有点意思,县委书记正好是庄家。只因刘星明不按套路出牌,打了个大倒光。 朱芝到李济运办公室,很吃惊的样子,问他:“检举刘,你是参加了吗?” 李济运说:“你知道这个没有意义。” 朱芝有些紧张的样子,说:“我听说了很后怕。假如检举没有成功怎么办?检举领导干部的天天有,有几个成功的?” 李济运笑笑,说:“幸运,成功了。” 朱芝锁着眉头,说:“唉,还算你们成功了。” 李济运又说:“李非凡提出让你参加,我不同意。不是件好事啊!” “道理我明白。”朱芝眼睛瞪得大大的,“但我想着就是气愤。怎么像干了坏事似的?哥你替我着想,怎么不为自己着想呢?” 李济运说:“我不一样,于公于私我义不容辞。发哥是我的堂兄。” 朱芝问:“李济发就这么消失了?他开着车能到哪里去呢?” “公安说没有出县,所有出县的口子都有监控。”李济运说,“我听很多人说起李济发,都是非常关心,非常痛心的样子。我知道有些人是真心,有些人是假心。有的人巴不得他死了。他死了,得他好处的人就安心了。”李济运这几天都在想,刘星明被停职,到底是因为哪封信?是送给市里领导的,还是寄给成省长的?或者,两封信都起了作用?骆副书记没有半点暗示,更不公开表扬他们四个人。他们真像干了件见不得人的事。 “你说明县长会接书记吗?”朱芝问。 李济运说:“我估计你说话这三秒钟,乌柚县有几万人在想这个问题。想得最多的肯定是明县长自己。但谁也说不准。” 朱芝说:“真是明县长接书记,倒是件大好事。他这个人正派。” 李济运犹豫一会儿,还是说了:“发哥讲,县里领导里头,没有拿他好处的只有几个人,你一个,我一个,明县长一个。” 朱芝笑笑,说:“哥,依现在的逻辑,我们没拿好处,人家未必就说我们正派,只会说我们没本事。” 李济运说:“我倒宁愿没这个本事。” 朱芝说:“哥你误会我意思了,我不是羡慕人家,而是说如今是非、黑白都颠倒了。可是,明县长那里发哥肯定会送,除非他不肯收。” 李济运说:“你说对了,发哥送过,明县长拒收。” 朱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缓缓地吐了出来,说:“明县长叫人敬佩!” 李济运苦笑道:“光你我敬佩是没有用的!明县长不会收别人的,肯定也不会送别人的。你想想,就明白了。” 朱芝说:“我们说着说着,好像用人之风已经坏透了。但是,你我在县里也算是领导干部,我俩都没有送礼走门子的习惯呀?” 李济运笑道:“当然不是说谁的官都是买来的。但是你得承认,没有任何根由,我俩都是做不到县委常委的。我是跟田书记跑了多年,得到了他的赏识。你呢?不是前任县委书记正好是 你爸爸的老下级,你也不会这么顺!” 朱芝摇摇头,又点点头,说:“想想也是的。” “检举虽然成功了,说不定麻烦也来了。”李济运忽又叹息起来,“我们得罪的肯定不是一个刘星明,而是一个利益集团。这个集团,或许有上面的领导,还有下面的大小官员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报复就会落到头上。” 朱芝说:“我早知道他们邀你,我也会阻止你。我注意过媒体的报道,那些腐败大案的检举人,没有谁有好下场。检举不成功,日子更不好过。检举成功了,日子也不好过。” 李济运捏紧拳头,往桌上轻轻一砸,说:“既然做了,就等着吧。该来的都让它来!” 突然来了倒春寒,天气冷了好几日。夜里寒风吹得四处响,好像哪里都在出事。李济运每天都去明阳那里。明阳临时主持全面工作,他做得很明智,只把自己当维持会长。工作正常运转就行了,他不开会也不表态。明阳似乎只能如此,他如果真把自己当县委书记了,就怕为日后落下笑柄。 听说李非凡最近很忙,一直在市里和省城出差。李济运太了解这个人了,知道他必有所图。果然就有传言,李非凡正四处活动,想接任县委书记。省委书记通常都兼任省人大主任,县委书记为什么不可以是人大主任呢?但乌柚县委书记的版本,不光只是李非凡版,还有其他多种版本。 乌柚县委书记的位置空了七天,骆副书记突然把熊雄送来了。从来没有传闻熊雄会来当县委书记,真是太出人意料了。熊雄的出场相当隆重,市委副书记同组织部谢部长一起来了。通常县委书记到任,只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陪着。 这回任命熊雄,做得很保密。事先没有听到半点风声。最先知道消息的是明阳,骆副书记把他请到市里谈了话。但明阳只提前两天知道这事,他没有透露给任何人。李济运事后回忆,那天明阳从漓州回来,脸上不是很高兴。 熊雄来乌柚的前天下午,明阳请李济运过去,说:“明天开个会,四大家班子都参加。” “什么内容?”李济运问。 明阳笑笑,说:“你急什么?听我慢慢说嘛。新书记到任,明天上午骆副书记和谢部长亲自送过来。” 李济运不免有些吃惊,问:“谁呀?” 明阳说:“你应该知道了吧?” 李济运说:“我怎么会知道呢?” 明阳递给李济运一支烟,说:“你的老同学熊雄。” “熊雄?”李济运打燃了火机停住了,半天没有把烟点上。 明阳说:“昨天骆副书记找我去谈了话。” 李济运笑道:“明县长保密工作做得真好。” 明阳说:“你那位老同学保密工作比我还好。他到乌柚来当书记,首先应该告诉你,这是人之常情。” 熊雄竟然这么老成,李济运没有想到。同学间平时无话不聊,李济运得出的印象,便是熊雄心无城府。他俩的私交也很不错,一个电话就能走到一起。 李济运回到办公室,吩咐人发通知。于先奉听说熊雄会来当书记,脸上大放光芒:“李主任,熊书记是您的老同学,他来乌柚我们工作就更好做了。” “是是,熊书记我们都熟悉。”李济运敷衍着。 他心里却不是很自在:要给熊雄打个电话吗?知道老同学要来当书记,却不打电话去祝贺,不太好似的。可熊雄自己没有做声,他不知道这电话该不该打。 李济运想了想,发了短信过去:老同学,祝贺你! 熊雄马上打电话过来:“老同学,很突然的事,还没来得及报告你哩!” 李济运笑道:“老同学,你话说反了。今后我天天要向你报告。” 熊雄说:“济运,我到乌柚来是两眼黑,拜托你多支持啊!” 李济运说:“老同学尽管吩咐,我们明天恭候你到来。” 简单说了几句,两人就放了电话。李济运觉得自己想多了,一个电话过去什么事都没有了。熊雄没有先告诉他,必是有自己的想法。官帽子也如同赚钱,钱是落袋为安,官帽子也得见了文件才算数。煮熟的鸭子,还真有飞的。 朱芝接到通知,马上就下楼来了,说:“熊雄来当书记,真没想到啊!” 李济运开她玩笑:“看样子你对市委这个安排有意见?” 朱芝笑了起来,说:“你可真会打棍子啊!他是你的老同学,听你说他人很正派,算是乌柚的福气吧。” 李济运笑笑,说:“组织上安排谁来,都不会觉得这个人不正派。” 又轮到朱芝开他的玩笑了:“那就是你对市委有意见了。” 李济运说:“我说的是真话,难道不是吗?每次上面派领导来,我们都满怀希望。可来的有好人,也有不太好的,甚至还有坏人。不过熊雄我了解他,真是个很不错的人。” 朱芝说:“我听说熊雄来当书记,真的非常高兴。常听你说,你这位老同学如何有才,如何正派。” 李济运突然大笑起来,朱芝问他什么事这么好笑。李济运摇摇头,死不肯说。朱芝佯作生气,说:“你肯定就是笑话我!” 李济运只好说:“你说到正派,我想起了一个笑话。有个朋友,他说自己最高理想,就是找一个作风正派的情人。我们都笑他,说人家都跟你当情人了,你还要求人家作风正派!” 朱芝真生气了,红了脸说:“你什么意思啊!” 李济运知道自己失言,却又不好怎么解释,只道:“我是说,有时候正派这个词,还真不好怎么说。” “我再不理你就是了。”朱芝说。 李济运急了,说:“你想多了,我哪里有那意思!” “那什么意思?”朱芝忍不住又笑了,“那你是说,做官就跟做情人一样,作风都不正派?” 李济运笑道:“傻呀你!你我都是官员,我才不会骂自己呢。我这笑话说得不是地方,神经错乱了好吗?” 第二天上午十点,乌柚县四大家班子,尽数聚集梅园宾馆。会议室照例是头天晚上安排的,全体常委和人大主任、政协主席都摆了座位牌。明阳去门口迎接骆副书记和熊雄,李济运在会场打招呼。有人过来同李济运说话:“熊书记同你是老同学?”李济运笑笑,点点头。他突然发现大家对他比平日更客气,似乎是他当县委书记似的。心里感觉怪怪的,有人问到熊雄,他就含含糊糊地笑。 李济运见李非凡还没有来,就问于先奉:“老于,李主任通知到了吗?” 于先奉说:“李主任说在漓州看病,尽量赶回来。” “你再打个电话吧。”李济运说。 于先奉出去打了电话,回来说:“李主任他请假,说今天要做检查。” 李非凡说不定是闹情绪,他可能真以功臣自居,想着坐地分赃。李济运望着李非凡的座位牌有些刺眼,想去拿掉。可他走过去又忍住了,就让它空着。 大家的脑袋都转向门口,原来那里响起了掌声。明阳拍着手进来了,里面立即响起了掌声。李济运上去引导骆副书记、谢部长、熊雄就座。骆副书记就同李济运握了手,拍了他的肩膀。拍肩膀是官场一门功夫,很多领导善用此道法门。有人叫领导这么一拍,浑身经络都舒泰了。说不定台下有人看在眼里,就会生发许多猜想。他们会以为骆副书记很赏识李济运,而新来的县委书记又是他的同学。说不定市委有那个意思,让两位老同学做黄金搭档? 骆副书记瞟了眼李非凡的座位牌,问:“非凡同志呢?” 李济运说:“非凡同志身体不适,请假了。” 骆副书记眉头稍稍皱了一下,说:“那就把牌子拿掉吧。” 李济运拿掉李非凡的牌子,马上觉得自己有些卑劣。他是故意把李非凡的牌子留着,好让骆副书记看了不高兴。李非凡这个人他真的不喜欢,但也不必对他使这种小心眼。 明阳敲敲话筒,开始主持会议。程序简单,一、谢部长宣布市委决定,任命熊雄同志任乌柚县委书记,同时介绍熊雄同志基本情况;二、熊雄同志讲话;三、骆副书记讲话。最后,明阳代表乌柚县全体干部对熊雄同志表示欢迎,表示将在新的县委班子领导下,一如既往地如何如何。明阳的话经不起推敲,熊雄的到来早已不在乎你欢迎还是不欢迎。只因他主持会议,顺着意思就得说出这些话。人的嘴巴很容易不受脑袋的支配,人们也习惯了把人的脑袋同嘴巴分离开来。各位讲的话多是提头知尾,并没有多少新意。听者并不介意,知道有些套话是必须讲的。 吃过午饭,骆副书记和谢部长就回去了。熊雄留了下来,住在梅园宾馆。事后听干部们议论,市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双双护送熊雄,可见他在市委领导心目中分量多重。却又有人说,只能讲乌柚是腐败重灾区,市委来了两位领导,原是镇邪气来的。 晚上,熊雄约李济运去坐坐。晚餐照例有接待任务,李济运陪同熊雄接待客人。熊雄私下同李济运开玩笑,说:“我到乌柚做的第一件工作,就是陪客人喝酒。唉,这种陋习,怎么得了!”李济运笑笑,说:“谁也没办法。” 明阳同李济运一起陪熊雄进房间去,闲话几句,明阳便说:“你两位老同学说说话,我先走了。” 明阳一走,熊雄笑道:“济运兄,明县长倒是个直爽人。” “明县长就是人太直。”李济运说。 同样是说明阳直爽,熊雄和李济运的意思似有不同。熊雄是赞赏明阳,李济运却是替他叹惋。但直爽是谁都愿意标榜的缺点,背后说人家太直了并不是诋毁。顺着这个话题,很容易说到班子成员的性格。但李济运没有说下去,熊雄也没有问别的人如何。李济运要是再退回去几年,他会把自己对县里干部的了解,一五一十告诉老同学。他现在不会这样做了。自己的看法未必就对,不要误导了别人的判断。人家也未必真相信你说的,谁的肩膀上都扛着脑袋。 李济运没有对熊雄称兄,也不再叫他老同学,只叫他熊书记。熊雄也不讲客气,任老同学对他书记相称。他却仍口称济运兄,或是老同学。两人聊了半日的闲话,自然就说到了刘星明。他俩回避不了这个人,也没有必要忌讳。 熊雄问:“济运兄,刘星明到底会有多大的事?” 李济运说:“财政局长李济发检举,刘星明从他们家煤矿受贿三百五十多万元。外面传说,刘星明在乌柚受贿至少上千万。看调查结果吧。” 熊雄说:“听说李济发是你的堂兄?” 听熊雄这话,乌柚的事他知道不少。李济运便问:“熊书记,你应该知道乌柚哪几位干部检举了刘星明。” 熊雄说:“有所耳闻。” 李济运苦笑道:“我算一个。” 熊雄并不多说,只道:“听说了。”

    二十七 渐近年底,乌柚县的班子突然调整了。明阳调到市经济开发区当管委会主任,那边的主任过来当县长。当然是代县长,选举程序还是要走的。那位主任过来当县长算是重用,明阳过去当主任可想而知。李非凡就地免职。市委本要调他去市人大任职,他却死不肯离开乌柚。市委领导来火了,不作任何安排。吴德满提前一年退二线,让出了政协主席的位置。朱芝改任县政府助理调研员,朱达云接她做宣传部长。 李济运半丝风声都没有察觉,朱芝打电话过来他才知道。朱芝说:“很明显,检举刘星明的人一锅端了。我是另外一回事,还是叫成鄂渝整了。” 李济运相当震惊和惶恐,似乎报复他的人正提刀把守门外。听朱芝慢慢讲完人事变动,他也安静下来了,说:“老妹,我早就隐约感觉到会发生什么事。既然来了,也没什么可怕的。你我祸源不同,境况是一样的。这时候,你需要的是平静。你不必有情绪,更不要想着申诉。” 朱芝说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人在官场,有什么办法?但想着自己只有伸出脖子挨刀的份,又格外的委屈。” 李济运说:“看远一点。你年轻,未来长着哪。到了政府这边,分配什么做什么,尽力把事情做好。既要让人看到你的能力,更要让人看到你的气量。你一个小女子,要是表现出不同凡响的气度,大家不得不敬你几分!” “你自己呢?”朱芝说,“你们四个人,就还没有向你动手。” 李济运嘿嘿一笑,说:“你傻啊!最早朝我动的手,我不离开乌柚了吗?” 李济运犹豫再三,打了陈一迪电话,告诉他成鄂渝开始整朱芝了。陈一迪电话里大骂成鄂渝,说他是小人得志,太没气量了。李济运要的不是陈一迪的谴责,便说:“你们是老上下级关系,方便时候说说话,别做得太过分了。朱芝算是修养好的,不然把他的作为抖出来,他在漓州也不好过。大不可鱼死网破。” 陈一迪说:“济运兄你劝劝小朱,暂时忍住。官场上的事,撕破了脸到底不好。我有机会肯定做做工作。我同他关系不一样,我会有办法的。” 第二天,熊雄打了电话过来,告诉他市委对乌柚班子作了调整。李济运只当不知道,听熊雄一五一十说了。他故意问熊雄:“熊书记,我的岗位会作调整吗?”熊雄听出了他的情绪,稍作停顿,说:“李主任,你安心在上面挂职吧。” 田副厅长很快听说了乌柚的消息,找了李济运过去,说:“李非凡我就懒得说了,明阳我是骂过他的。他们不该把你扯进去。他们年纪大,想赌一把。你呢?日子长着哪!” 李济运说:“我当时也觉得参加检举不妥,但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。我在那种情形下,不好不答应。他们把我拉到外面,四个人在车上商量。” 田副厅长哼哼鼻子,说:“看看你们,那么神神秘秘,多像搞阴谋诡计!” 李济运这个晚上一秒钟都没睡着。他想熊雄到乌柚来,完全是副陌生的面孔,肯定被人面授过机宜。他们四个人联名检举县委书记,有人看到的就不是什么正气,而是乌柚班子不团结。熊雄也不愿意陷身这个班子结构。也许在熊雄看来,明阳、李非凡、吴德满和李济运是铁板一块。前面竖着这么一大块硬邦邦的铁,熊雄会想到他的县委书记不好当。从市委领导到熊雄,都愿意早日把这块铁熔化掉。 早上,李济运收拾好了被褥,慢慢地洗漱了。出来看看时间,已是七点了。他打了明阳电话:“明县长,没吵着您休息吧。” 明阳说:“还叫什么县长,叫老明吧。” 李济运说:“明主任,都说一失足成千古恨,我们可是未失足成千古恨啊!” 明阳说:“济运,这些话没有意义,不要说了。我只后悔一点,不该信李非凡,把你也拉进来。田书记批评了我,我认了错了。” 李济运说:“明主任不要这么说,我做了就做了,又不是丢人的事。” “不丢人,丢官!”明阳说,“我反正就这样了。熊雄这个人,我不想评价他。但我离开乌柚时,找他认真谈过,包括经济发展思路,包括贺飞龙的事,包括干部队伍的事。我不管他听不听,我要对自己的身份负责,我要对乌柚老百姓负责,同时也是对他负责。” 李济运听着真有些感动,说:“明主任,我很敬佩您。我也想同他谈,但我忍住了。” 明阳说:“你不必谈,你不一样。我是没有顾虑了,反正过几年退二线,一混就退休。” 放下电话,李济运去楼顶散步。他没有胃口,早饭不吃了。远望街道上的银杏叶渐渐稀疏,心想又一年光景消逝了。他沿着管道走迷宫,一圈又一圈地走着。明阳实在称得上德才兼备,却就这么黯然退场。活在世上几十年就像一桌麻将,抓着几手臭牌天就亮了。 省里照例召开经济工作会议,县里党政一把手都来了。往年省里开重要会议,李济运必带截访队伍跟随。今年没谁安排这事,李济运就装聋作哑。可他知道熊雄来了,不打电话又讲不过去。报到那天晚上,李济运打了电话去:“熊书记,您住在哪里?来看看您!” 熊雄说:“李主任别客气,我会来看你的。这两天都有安排。” 县委书记到省里来开会,他有需要拜访的人,也有想拜访他的人。总之,吃饭、喝茶、唱歌、洗脚之类,都是需要排队的。 第三天下午,突然听得有人敲了他的门:“李主任,办公室好气派啊!” 他一抬头,见于先奉笑眯眯地站在门口。他忙站起来迎接,请于先奉坐下,边倒茶边问:“于主任,什么时候到的?” 于先奉说:“我同熊书记一起来的,还不是跟着来截访。今天熊书记叫我来衔接一下高速公路,刚到田厅长那里。我女婿跟田厅长很熟。” 李济运说:“哦,那好,那好!”心里却很不是滋味。于先奉来负责截访,自己倒落得清闲。可他到厅里来跑项目,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声,径直就去找田副厅长了! 于先奉喝了一口茶,草草闲扯几句,就说:“李主任,您先忙吧。晚上熊书记有应酬,我要去招呼一下。” 李济运听着两耳几乎发炸!看来于先奉要取而代之了。按照常理,熊雄的应酬都可以请李济运出席。他虽然到厅里挂职了,仍是县里的领导,为什么需要他回避?李济运肚子里的怒气没有冲到脸上,他站起来送于先奉到电梯口,说:“我就不送下去了。” 于先奉伸手过来握握,说:“李主任先忙!” 电梯门刚关上,他就轻声骂道:“妈的!”他的骂声轻得几乎没有声音,自己却听得很清楚。他忙望望左右,怕有人听见了。电梯口没有人,走廊里也没有人。 李济运回到办公室,关上了门。他本来不关门的,可他的心情太坏了。他挂职这几个月,回县里去过两次。每次想看看熊雄,他都跑到漓州去了。熊雄到省里来过几次,都是匆忙地见见,只说时间太仓促了。熊雄什么意思?未必真的要把他挤走? 晚上,熊雄打电话来:“李主任,真是抱歉。我原想明天请你一起吃个饭,只怕又不行了。你过来坐坐?” 李济运说:“熊书记别客气。我很快过来!” 挂了电话,李济运差不多要大声骂娘。他妈的哪顿饭我不可以去陪着吃?未必我就差你那顿饭吃?临时叫车,会耽搁时间,李济运下楼拦了出租车。 李济运坐在出租车里,气愤得闭上眼睛。离宾馆大堂还有三十多米,他叫出租车停了。不想让人看到他是坐出租车来的。进了大堂,他先去了洗漱间。站在小便池边屙了半天,没屙出一滴尿来。又怕别人看着不好,就像患了前列腺毛病。他等身边屙尿的人刚转身,就钻进大便间里。拉上插销,闭着眼睛运气。暗自骂道:老子生气,关你什么事?屙尿都屙不出!他骂了也没用,仍是屙不出来。只好出来,假装洗洗手。 那里面就像灌了铅,沉沉的,胀胀的。俗话说屎急尿慌,真是太对了。憋尿憋得急了,人会发慌。有尿又出不来,人照样也慌。李济运心短气促,就像全身筋脉都扭曲了,呼吸也快阻塞了。快到熊雄门口,李济运深深吸了口气,按了门铃。门开了,于先奉迎了出来:“哦,李主任,快请!” 李济运进去,见里面坐着很多人。熊雄站起来同他握手,喊着请坐。沙发上和床沿上都坐着人,大家都站起来让坐。李济运坐下,就得有人站着。他感觉眼前一片茫然,没来得及看清谁是谁。他站在房子中间团团转,说:“不坐不坐,你们坐吧。” 终于有人过来拉住他,说:“李主任您坐下,我站着就是。” 李济运这才看清,原来是刘克强。李济运说:“刘处长,您坐您坐!” 刘克强硬拉着他坐下,说:“李主任就是喜欢讲客气。好,我坐床头柜上。” 李济运便坐在沙发上,同熊雄隔着茶几。他再环视屋内,有认得的,有不认得的。熊雄不介绍,他也不问。李济运说:“会议安排得好满啊!”意思是说熊雄没安排时间见他。 熊雄笑着,指指刘克强:“都是我们刘处长安排的!” 刘克强笑道:“熊书记骂我了!会议是省委安排的,我一个小小处长!” 熊雄望望李济运,说:“李主任红光满面,省城里的水养人啊!” 李济运笑笑,说:“熊书记气色很好,就像过去我们形容毛主席,神采奕奕!” 心里却暗自骂娘:他妈的,老子这脸色都是憋尿憋的! 熊雄说:“李主任,听于主任讲,高速公路方面,县里提出的想法,交通厅都同意。辛苦你了。” 李济运说:“都是熊书记您做的工作。” 熊雄笑道:“厅里靠你,部里靠先奉的女婿顾达顾处长。” 熊雄的意思是说顾达在部里说了话。有人便说顾达前程无量,于先奉却是谦虚:“年轻人,还要锻炼。”

    本文由美高梅棋牌游戏发布于美高梅棋牌游戏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李济运听田家永说到人是人非,李济运说

    关键词: